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manbetx滚球官网 >第六十八章 范鹏的痴情

第六十八章 范鹏的痴情

周梓瑾把三间铺子里的货物亲眼看着装上了马车。在城南的铺子门前,看着万三带着从京里来的吴麟派来的侍卫押着货物都走了,这心里又安稳了一分。和周林告别之后,便要上车回府。刚要上车,不想突然来了一阵大风沙,把她的围帽掀开来,露出了娇美的小脸,好巧不巧的,此一幕恰好便被下车的范鹏看到了。范鹏看着周梓瑾的马车都走远了,还定在原地一动不动。孙富从未见过自家公子这般模样,不由担忧到:“世子爷,您这是怎么了?”难道又看上了刚才的小丫头?可千万别闹事啊!范鹏转过头来,眼神迷离,一脸的神往,说到:“孙富,你说爷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小丫头呢?她都那样的对爷了,爷还是忘不了她,这猛然一看见,我这心里跳得厉害,像要跳出来一般。”孙富看着自家向来不正经的世子爷突然变成了情场赤子,猛然间还真是接受不了!憋了半晌,才出言劝到:“世子爷,咱们可是带着任务来的,完不成任务,侯爷是要责罚的!”范鹏神情坚定,一脸的郑重,“什么任务能比你家爷我的终身大事重要?本世子决定了,”片刻之后,又道:“爷我要娶妻,我要娶了那丫头。我就稀罕她那泼辣的劲头,还有,那股子沉稳劲儿,比爷我还有本事!她越想跑本世子越想要。”孙富听了半晌范鹏的情感表白,看自家世子爷这神情,可不像是闹着玩的,不由在边州的风沙里出了一身的冷汗。这一猜便知道人家明显是不愿意,都跑到边州了。孙富觉得自己的运气着实差了些,在边州这样恶寒的地方,都能让自家世子爷遇上心尖,这机率也……太他妈高了!他咽了两口唾沫,先安抚范鹏道:“世子爷,咱们还是先到通判府里走一趟吧。咱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,好歹通判孙大人在边州好几年了,比你我熟悉不是。”他是想,边州说大不大、说小也不小,怎么就这么正好孙水就知道呢!范鹏听了这话,很是满意地拍了拍孙富的肩膀,“对,是这个道理。你小子有点心思!走,去找那个孙水。”范鹏喜滋滋地重又上了马车。通判孙水正在小妾处散淡心情,突然听到下人来报:“老爷,范侯府世子爷到了。”孙水吓了一跳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。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个死奴才,要吓死老爷我不成,那个草……那个世子爷不好好在京城呆着,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作甚?”下人一脸的委屈,“老爷,真的是范侯府的世子范鹏。小人一开始也不信,又问了一遍,人家随从的确是这样说的。”孙水倏地从床上跳了起来,“快走,人在哪儿呢?这位怎么来了?难道是有什么大事不成?不对,大事侯爷更不能让他来呀!”孙水百思不得其解,最后,只得满腹狐疑地进了前厅。只见自家前厅的上首大剌剌地坐着一个十八九的公子哥,裹着厚厚的大氅,满脸地嫌弃和不耐。孙水急忙上前施礼,“下官不知世子爷大驾光临有失远迎,还望世子爷恕罪!”范鹏倒是端着一副正经架势,咳了两声,装着深沉说到:“无妨,本世子被侯爷,也就是我爹委派给你送封重要的信件。孙富!”孙富会意,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交给了孙水。孙水毕恭毕敬地接过来,看到这信,先是一愣。不说是重要的信件吗?怎么连火漆都没封?想起人家是一家子,也就了然了。很是紧张的拆开信,信上寥寥几句,都是说要好好干之类的官话,一个重要的字都没有。孙水把信封里外、信纸正反都搜检了一番,也没发现有何重要之处,不由疑惑道:“世子爷,侯爷这是何意?恕下官愚钝,还请世子爷告知。”范鹏眉头一皱,怒道:“信上不是都告诉你了嘛!还来问我作甚?今晚我住哪儿,这死地方,冻死人了!”孙水一激灵,连忙收起狐疑,应声到:“世子爷稍等,下官这就去安排。”等范鹏进了浴室,舒舒服服地泡着澡的时候,孙水往孙富的手里精品万博线上娱乐APP上线了,作为全球最大最热门最齐全的线上**电子竞技游戏娱乐城,受到万众瞩目拥有众多玩家和游戏,老虎机,百家乐等,欢迎您的加入。塞了一个荷包,笑着问道:“下官实在不知侯爷何意?还请管家透露一二。”孙富捏了捏荷包,这才笑着说道:“侯爷也没别的意思,世子爷被侯爷圈了两个月。侯爷说了,如果世子爷要是安心办事,以后便带在身边教导。”孙水闻听此言,恍然大悟,这是拿着送信的名头考验考验他儿子?可是,把这烫手山芋扔给别人也非君子所为吧!不过,这话可不敢说,压下心中的不满,又问道:“不知世子爷送完信,可还有其他事情吩咐下官?”孙富如何不知这位通判大人内在含义,说到:“我也希望世子爷早些回京,还望大人尽量配合小人才是。”所谓宰相门前三品官,孙富对这位通判大人倒是没怎么客气。孙水这才放下了心,“好,下官定然尽量配合管家。”范鹏洗完、吃完、喝完之后,也活了过来,这才想起上午那一幕来,对一旁侍立的孙水说道:“你可知边州有一家新来的姓周的,他家有一个女儿,对了,还有一个儿子,原来是在京城当官的,是什么官来着?”范鹏看向一旁的孙富。孙富劝道:“世子爷,咱们完成了侯爷的吩咐可要回去了,您要是真看上人家,怎么也精品万博线上娱乐APP上线了,作为全球最大最热门最齐全的线上**电子竞技游戏娱乐城,受到万众瞩目拥有众多玩家和游戏,老虎机,百家乐等,欢迎您的加入。要告诉夫人,让她给您准备好聘礼、请好媒人,按着规矩来不是。”范鹏叼着牙签怒道:“放屁,你个死奴才,要是周骅那老头愿意,还至于从京城跑了?上次要不是这小丫头烈性,我早就逮住她了!”孙富苦口婆心,“世子爷,不是奴婢多嘴,侯爷可还等着您回去复命呢!您就休息两天回去吧!”范鹏一拍桌子,“你个死奴才,你不说是吧?好,我还不用你了,我就不信边州屁大点的地方,我还找不到一个姓周的。孙水,去,把你们边州的头儿给我叫来,挨家给我搜!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