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manbetx滚球 >第900章:盛夏飞雪

第900章:盛夏飞雪

林夏咬着牙:“够了,千寻。”

“我不想跟你说话。”

“你曾经怎么应允过我的,千寻,你要看他给你发的邮件是不是,我给你找回来就是了。”

他手指在键盘上敲着,很快地就把删掉的邮件找了出来:“看吧,爱看便看。”

我失落地坐着,要点开这些邮件有千斤重,所有的,以前的,没看的都在。

可是现在点开来看,还有什么意义呢?

现在看了,又能改变什么呢?

我闭上眼睛,心里好是难受。

“听话,千寻。”林夏轻声地说了一句:“不看就出来吃饭。”

我看了,为什么不看呢。

最后一封没有看的邮件,是他录下来的盛夏飞雪,美得如梦如幻,比在纪之娴手机里看的不知要好多少。

我多想去看这样的盛景啊,他替我去看了,他发给我了,他就是我的眼睛,哪怕我们离得很远很远了。

看了一次又一次,看得双眼有些热泪盈眶的,擦了擦泪出去,林夏如若往常地把饭给我装好了。

“吃饭吧千寻。”

“没胃口。”

“没胃口也要吃一点。”

他过来拉住我,把我推到饭桌那儿去,装了小半碗的鸡汤:“何妈买的土鸡熬的。”

轻叹一口气,还是把那半碗鸡汤给喝下去了。

他淡淡地说:“千寻,不要再让他的任何事影响到你了,我不管你与纪之娴的相交,是出自于什么样的原因,千寻,我并不想管你太多,你也该有你的自由,才会有你的美丽风采。”

美丽风采,我还有吗?不是早就给你们给抹杀了吗?

夹了点菜在碗里,他劝我:“吃点儿饭。”

整夜整夜都睡不着,心口那儿闷痛着,我怕手机忽然响,可是又期望着能早些响起。

从北京到瑞士要转机,那得多远呢?然后纪之娴会传来什么样的消息?可林夏也说得对啊,不管什么样的消息,与我也是没有什么相干的了。

我们都选择着彼此的解脱,我们不能再前一步,往前一步最终只怕连过去那点美好都会被抹杀。

为什么我想要爱一个人,我这么勇敢不顾一切地去爱一个人,最终都是这么难呢?

为什么为什么?难道我这一辈子,就不能爱一个我爱的人,就不能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吗?

林夏固然是好,跟我之间也非清白的关系了,可是不爱就是不爱,这么的简单。

他睡在我的身边,我却觉得离他挺远的。

他猜测着我的种种心思,而我,却不想去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不想去研究他的种种喜好,不想讨他的欢心。

大半夜都不能睡着,背对着他,我知他也是不曾睡,呼吸的声音是那般的轻淡。

我叹口气,伸手摸到他的手:“睡吧林夏。”

黑暗里他轻声地说:“我担心你。”

“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睡吧睡吧,开盏床头灯,太黑了不好。”我没有一点的安全感。

“千寻,别背着我,别把你的世界埋起来只容你一个人,不要这样子,会让越发的孤独万博体育客户端是娱乐领域规模最大、最具特色、最具竞争力的红足一世足球比分网,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!。”

我转过身平躺着:“真的有点困了,林夏。”

“以后我不会再碰你私人的东西,也不会自作主张地去把你的东西给删了,别生我气了,可好?”

“对不起,我现在不生气了。”

“渴不渴?”

“不渴。”

“饿不饿?”

“也不饿。”

他伸手来抱住我:“千寻,你说我为什么就这么喜欢你呢,哪怕是你心不在我身上,我与你一起,就觉得很满足,每天的天空,都是带着甜味儿的,都是晴的,千寻,别生气了,我心疼。”

我把头埋在他的胸前:“睡了好不好,我真的有点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按开了一个床头灯,淡淡的晕黄光华照得房里好是温暖,抱在一起,可是心,却还是离得远的。

你说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喜欢我,可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我就不喜欢你,如果我喜欢你,那我这一辈子是多么多么的幸福啊,在你的怀里永远没有阴天。

迷糊糊的倒是真的睡着了,九点钟林夏唤我起床,吃了早餐就送我到学校那儿去。

下午之娴在课间给我打电话,泣不成声地说:“千寻,搜救队找到了小北的行囊,但是下面的积雪全不能行走,不能再下去搜救,他们都说小北十有八九……千寻,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啊。”

我如化石一般,怔怔地站着。

小北,活生生的小北,横行霸道的小北,就这么被压在下面,永远不能再站起来了吗?

小北,不可以这样的,我得去找你,我得去问你,你对我说过我不嫁你不娶,你背弃了,不行不行,你非得亲口告诉我一个答案才行,纪小北,我放不下你啊。

“陌千寻,你在呆站着什么呢?”陈景景在后面叫我:“马上就要上课了。”

我这会儿,却是无比的镇静:“请帮我请假。”

“啊,你又请假啊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多久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我万博体育客户端是娱乐领域规模最大、最具特色、最具竞争力的红足一世足球比分网,现在开户注册即可领取相关优惠!要找到小北为止,哪怕是……最后一面我都要见到他。

我曾经那么用心用命去爱的男人,我为你可以不顾一切,你怎么可以说走就走。

小北,我不相信,那些人说你十之八九埋在雪地上凶多吉少,可是我不信,除非让我看到你一动不动,我怎么唤你你也不睁开眼皮子,我泪水落在你的手心,你也不为我而动一下的时候,我就相信,我最爱的男人到天国去了。

泪水静静地滑着,迷糊了眼前的路,我一手抹了去,头痛得厉害,可是每一次,都不曾迟疑过。

纪小北你这讨厌鬼,我在哭你知不知道,你这讨厌鬼,你在北京就会要了你的命么,为什么跑那么远的地方去,为什么还要去冒险。

上去就赶紧的去找我的东西,没有行李袋就用背包随便塞了几件衣服,然后去翻我的护照,我的证件。

何妈看我提着东西,颇是惊讶:“陌小姐,你这是要去哪儿呢?”

“远行。”

“先生他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